Ink dey染墨行.

是个24k纯暴躁老哥。
墙头多,爬墙快。啥都磕。
只会写傻白甜文(。)
心血来潮可能会更新.....吧?
没灵感,暂时不更。
我写的不是文,是垃圾。
不混圈,滚。

太难受了

我真的超爱超爱小纪老师

常言道“人生何处不相逢”,期待下一次的不期而遇,也祝小纪老师能永远开心💗

病症梗系列是心头朱砂痣,那一抹红不过于耀眼也不失暗淡,就这么温温柔柔地生在心口,让人感受到无数的温暖,令我素来平静荒芜的心口蓦然生出了一支艳丽的玫瑰。

山河远阔,人间烟火。

一定要爱着点儿什么,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。  --汪曾祺 《人间草木》

emmmm

以后估计就是拿小号来更文了

这个号就是拿来看文的

小号还没建,过几天先


算了算正在写的文

三篇车再加一篇论坛体

开完估计我就虚了(。)

鬼知道我大概什么时候写完

生命不止,咕咕不息👌✨


感谢祖国感谢cctv,今后cctv就是我爸爸🙏


上课时无聊产物,这次只画大头选手似乎画得还行
(太丑就不打tag了)

新手司机第一发~
ooc预警,自己写来给自己爽爽的

嘿嘿,昨天上课突然想摸的一个绿孔雀和白孔雀。◕‿◕。

巴塞尔居居!刚刚的激情摸鱼ヽ(•̀ω•́ )ゝ
大虎:在?看看我和小白的戒指?
我:🙄

正在考虑要不要开一个专门产粮的号【沉默】(。)


【巍澜】南柯一梦(下)

·贩梦师巍X顾客澜

·小学生文笔疯狂ooc

·这个脑洞是几天前突然想到的,问了下群里的姐妹都说没有看过这个梗我就写了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orz

·其实只是一个披着贩梦皮谈恋爱的故事!

(我更了我更了嗷!)

临近春节,赵云澜又被拉去饭局应酬。

“靠……一群孙子,净灌我一个人……嘶……”赵云澜跌跌撞撞地走在冷清的大街上,他实在有些撑不住了,揉了揉眉心,有些无力地靠在墙上。胃部传来的疼痛感使他倒吸一口冷气。赵云澜点起一根烟,强行打起精神。

远处,烟火绚烂,衬得赵云澜越发寂寥。

他翻开手机,除了父母的关心和官场的逢场作戏,一条加了置顶的短信显得格外引人注目——“云澜你在哪?我看你家没有开灯,有些担心你。”

赵云澜微微翘起嘴角,沈巍,我可打算放过你的……

当沈巍来到街上时,赵云澜就这么坐在马路牙子边上,脸埋进臂弯,看不见他的表情。

(恭喜巍巍捡到一只澜澜hhhh)

“云澜,赵云澜?你怎么样了?”

“老胃病了,沈巍,你送我回家吧……”

沈巍向四处望了望,正好一辆出租车驶来,沈巍赶忙招了招手。出租车停下后,沈巍搀着赵云澜打开车门,将赵云澜塞了进去。

“师傅,麻烦到蔚蓝小区。”

“好嘞!”

赵云澜闻着沈巍身上好闻的橘叶香气,原本只想闭目养神一会,让自己忽略胃部传来的疼痛感,没想到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头一点一点的,沈巍垂下眼,默默将赵云澜的脑袋扶正。然而却因为一个颠簸,赵云澜又向沈巍怀中倒去。沈巍叹了口气,小心翼翼地将赵云澜的脑袋扶上他的肩头,手却在即将离开赵云澜的脸时,仿佛鬼使神差一般轻轻抚了下他的脸颊。沈巍在做完这一个动作之后,怔愣了一下,温润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,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抓住平整的西装裤,不好意思地把头偏向车窗的方向,忍住不去看赵云澜。赵云澜眉头紧皱,沈巍终是放不下心来,转回头看向赵云澜,伸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。

想到赵云澜那不时就犯一次的胃病,沈巍就略有些责备地注视着赵云澜的发顶,这人怎么就不会照顾好自己呢。

车缓缓停下后,沈巍见赵云澜睡得挺沉,一时有些不忍心叫醒他,沈巍叹了口气,他发现他自从遇到赵云澜之后,叹气的频率就越发高了起来。但他却甘之如饴。

沈巍付完钱,揽着赵云澜的腰际,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似的,谨慎而珍惜。

到家门口时,沈巍恋恋不舍地松开扶在赵云澜腰际的手,也只有在这种时候,沈巍才会有一丝勇气去靠近那个宛如朝阳一般的赵云澜。

赵云澜此时迷迷瞪瞪地醒来,“唔……沈巍?这是,到家了吗?”

“嗯,云澜你家的钥匙呢?我送你进去。”

赵云澜翻了翻自己身上的口袋,从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终于翻出了自家大门的钥匙。

进屋后,沈巍被随意丢放的酒瓶绊了一下,亏得他是个经常锻炼的店长,迅速稳住了身形。虽说他与赵云澜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,但他却是第一次上到赵云澜的家中。他看着赵云澜一屋的乱七八糟,略有些糟心地想问他平时到底是怎么过的。沙发上倒是还有一些空位,沈巍将赵云澜放在沙发上,任劳任怨地去收拾赵云澜的床。

赵云澜有些尴尬地刮了下鼻梁,“咳,我原本打算……收拾好再邀请你过来的。”

“你好好休息,我收拾完你就躺床上去,然后我再给你煮点粥,你既然知道你有胃病你就不应该参加那么多酒席,不论如何身体都是最重要的,更何况我……”沈巍突然闭了嘴,耳朵霎时就红了起来,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赵云澜看着他的背影,竟从中看出了沈巍此时的无措,紧张。虽然沈巍没有说出后面的话,但赵云澜可是个人精啊,怎么能听不出沈巍未说出口的话是什么。

“更何况……更何况什么?沈巍啊沈巍,你说你那么好,这让我怎么放手啊。”赵云澜打趣地说,他带着些得意地盯着沈巍。

“我……我收拾好了,你去床上躺着,我去给你煮粥了。”沈巍跟一阵风似的,飞快地掠过赵云澜的身边,只留下一句叮嘱。

赵云澜揉了揉肚子,忍不住地嘴角上扬,他慢悠悠地躺上床,看来,沈巍也不是心里没他啊。

背对着赵云澜的沈巍将手贴近心脏,略有些过快的心跳表现了他此时的心情,沈巍抿了下唇,将自己不该有的心思掩饰了起来。

赵云澜有些无聊地拨弄着摆在床头的沙漏,打了个哈欠,心中思索着,他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就越来越觉得他与沈巍十分合得来,就仿佛是在喧闹的世间遇到了知己,久旱的土地遇上了甘露。赵云澜不是那种会在意流言蜚语的人,他在乎沈巍,想同他在一起的那种在乎,若是沈巍当真没有这方面的心思,估计赵云澜就不会老缠着人家,赵云澜知道沈巍肯定是对他动了心,若非如此,又怎会在走廊上愣愣地盯着他,紧扣住他腰的手好一会儿才松手,当时在走廊上他看此时醒来似乎不太好,硬是忍到沈巍把手松开才装作刚醒过来。

“云澜,先吃点粥垫下肚子,暖暖胃,然后再把药吃了”沈巍端着碗热气腾腾的粥,另一只手拿着在等粥熬好时在客厅搜到的药瓶走到赵云澜跟前。

赵云澜笑眯眯地点头,被他自己揉得有些乱的头发散下来,看上去有些乖巧。沈巍被萌得心肝颤了下,迅速别过头不再看赵云澜。沈巍没看到的是,赵云澜在他别过头的那一瞬,露出一个有些坏的痞笑。不得不说赵云澜确实是很会利用自身的优点。

赵云澜吃完粥,吞了药,继续笑眯眯地盯着沈巍,沈巍被他盯得有些坐立不安,他局促地推了下眼镜,刚想开口说话,却被赵云澜给打断了。

“沈巍,我问你,你……是不是喜欢我?”赵云澜打了发直球,直接挑明了沈巍的心思。沈巍被这发直球击中得猝不及防,脸一下子就爆红了起来。接着,他就被赵云澜接下来的话给闹得脸更加红了起来,就差直接冒烟了。

“我很喜欢你,想跟你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。”赵云澜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,“那你呢?你是怎么想的?你……不喜欢我吗?”说到后面,他的语气带上了一点失落,赵云澜垂下了脑袋,让沈巍有些猜不中他此时的表情和心思。

沈巍脱口而出:“怎么会,你那么好。”

“那……你是答应我了?”赵云澜抬起头,笑得像只狡黠的狐狸。

沈巍沉默了一会,“阿澜,”赵云澜听见沈巍轻轻地叹息了一声,“我原先想若是……你心里没我,我就在你身后默默地守着你,但是我看到你上次跟那个女孩子一同说说笑笑,打打闹闹,我承认,我嫉妒了,我后悔了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赵云澜,我喜欢你。”

赵云澜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沈巍疑惑地看着他,不太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。赵云澜笑到眼泪都落了下来,“这么说,我倒是要感谢下我那个表妹(是我是我就是我!)了,不然,怎么能让你表露心迹呢哈哈哈哈……”

沈巍略有些尴尬,有些好笑地弯起了嘴角。

“小巍。”

“你……你叫我什么?”

“小巍啊?你过来。”赵云澜嘚瑟地向沈巍勾勾手指。

“你又想干什么?唔——”虽然沈巍嘴上这么说着,但是身体却十分老实地凑了过去,下一刻就被赵云澜拉了过去,带着淡淡烟草气的吻落了下来,沈巍的身体瞬间就僵直了。等到赵云澜终于结束这个吻时,沈巍才回过神来。沈巍一把捂住脸,踉踉跄跄地跑出赵云澜的家。赵云澜心情很好地吹了个口哨。

第二天沈巍提着一大堆东西去了赵云澜的家中,赵云澜被最炫民族风的门铃声吵得满心暴躁,然而在看清门口的人是谁时,脸上的表情卡在了吃人和喜迎新春的表情,大概微妙地符合了年兽吧。

沈巍皱着眉看着赵云澜没有穿拖鞋的脚,连忙把他给推进屋内,看着他穿上鞋后利索地去厨房炒了几个小菜,当赵云澜从卫生间洗漱完出来时,沈巍已经将两杯豆浆和几笼包子还有小菜整整齐齐地摆好了。

一顿早餐在暧昧的气氛中结束了。沈巍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下赵云澜,“你……昨晚说的还算数吗?”

“你想听我说什么?”赵云澜调侃他。

“就……昨晚你说你喜欢我这件事,还算数吗?”沈巍磕磕巴巴地。

“你说呢?”

“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……”

“我答应了。”

从此,贩梦小店就多了个天天和黑猫大庆互掐的老板娘呢,真的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彩蛋:

同居两个月后

“沈巍!你当初那副小白兔就是装出来骗我的吧!嘶—我的腰”赵云澜龇牙咧嘴地揉着腰。

沈巍看着他身上那些斑斑点点的暧昧痕迹,脸腾地一下就红了。沈巍无辜地用那双人畜无害的大眼睛盯着赵云澜。

赵云澜觉得有些牙疼,“宝贝儿……咱能别那么白莲花吗?你做那么狠是想折腾死我吗?”

沈巍才不会说自己是因为吃了那个扑到赵云澜身上的女人的醋呢。咱沈老板的醋劲可大了,啧,你瞧,这不就把赵云澜给折腾得腰肌劳损了嘛。【摊手】